grocoM
圣骑士
圣骑士
  • 粉丝0
  • 关注0
  • 发帖数141
阅读:47回复:0

Foundry向热,IDM向冷,产能过剩下的辩证分析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2-06-10 15:25
| 国内产能的冰火两重天






近期,全球晶圆产能过剩的担忧持续蔓延。业内预测,受需求增长不及预期以及新产线从2023年陆续上线影响,从2023年开始,全球晶圆产能可能会过剩。


尽管全球半导体产业正在经历从缺芯之痛到产能过剩的过山车式体验,中国市场却非如此。中国是全球最大的芯片市场,但集成电路的产值仅占全球的9.7%,国产芯片自给率非常低。特殊的产业政治形势,加上芯片国产化的需求,综合导致国内的晶圆产能缺口一直非常大,短期内不会过剩。如果从产能结构上辩证地看,则存在着“Foundry向热,IDM向冷”的情况。这一情况在全球就有所呈现,在中国表现更加明显。台积电预计今年销售额将增长30%左右,中芯、华虹也表示晶圆产能太紧张。


国际方面,近日,IDM巨头德州仪器通知客户,下半年供需失衡状况将缓解,以电源管理芯片为首的模拟IC将面临价格大跌。做IDM+Foundry跨界的英特尔一面发出来自IDM的悲观预测,预警芯片需求的转弱,另一方面则仍快马加鞭地在全球范围内大力建设Foundry,在刚刚过去的3月还获得了德国政府50亿欧元的支持计划。同样搞跨界Foundry的IDM巨头三星也是如此。


国内方面,先来看产能需求端,因需求减少,用于生产消费类芯片、低端芯片的产能有所过剩,但以国际公司为主的大型设计公司的订单依然旺盛,并与Foundry签订下长期协议。这些综合因素导致国内产能需求端所受冲击不大。再来看扩产进度方面,由于所需设备的交付周期拉长,材料领域出现向中国公司减量限制的趋势,以及国内工厂分布较为分散的结构性特点,国内产业整体扩产速度并不快,因此,国内Foundry产能仍然紧张,8吋晶圆仍一片难求,多数12吋节点的晶圆亦是如此。


令国内焦虑的产能过剩风险在于IDM模式,尤其近两年从Fabless转型为IDM的企业的产能过剩风险更大。近些年来,随着国内设计公司技术实力的增长,不少企业快速成长。头部的设计公司纷纷有了从Fabless转型IDM的冲动。然而,无论是半导体产业发展史,还是从设计公司自身成长,亦或是从国内产能和资源整体分配来看,Fabless冲动之下转向IDM,都会带来产能过剩之忧。






图片


从产业史看:纯IDM模式界限已经模糊


在英语中,先是有了Fab这个词,才有了Fabless。在半导体产业发展初期,IDM是业内最优路径,英特尔、英飞凌、恩智浦、TI的芯片巨头也正是如此发展起来的。然而,近年来,这些曾经的IDM巨头也在积极转型为Fabless与Fablite,纯IDM企业也开始做代工业务,纯粹的IDM模式界限已经模糊。


从半导体产业发展史上看,Fab与Fabless分离是更高效、分散风险的产业模式,安心做好Fabless也可以很强大。AMD将晶圆制造业务剥离出售成为Fabless企业,才有了今天十大代工厂中的GlobalFoundries。高通从成立之初就坚定地选择Fabless模式,小步快跑成长为今日之巨头。为了解决产能焦虑,高通的思路是选择绑定Foundry的产能,使自己能够灵活应对市场需求的变动。
英飞凌、恩智浦、TI等IDM巨头也在纷纷转型Fablite。近年IDM厂商索尼就在产能紧张的情况下,选择采用台积电代工来弥补自身产能的不足。去年索尼在日本政府的牵头下,还与台积电在日本合作建厂,深度绑定这一合作模式。
还在坚持IDM模式的三星和英特尔,近年来也转变了思路,三星转向为苹果、高通等设计公司代工,英特尔去年也推出了IDM2.0战略,将部分产线用作代工,走向跨界Foundry。
从纯粹IDM到Fabless+Foundry的模式,可以说是半导体产业发展过程中的一条进化路线。从产业发展史和分工趋势看,无论是专心做Fabless还是Foundry,都比IDM效果好。从产业发展的大维度上看,产业分工将更加精细、高效,而Fablite与IDM企业做代工只是大象转身的一个侧面。
图片从企业发展看:无Fab一身轻,Fabless跑得更快
Fabless想要转型IDM,拥有自己的Fab有着充分的心理诉求。一方面,自建Fab可以解决产能紧张时期,小体量Fabless产品的产能问题。另一方面,自建Fab可以灵活应对产品需求的快速变化,从设计和Fab两头并进提升研发效率。从以上两点来看,Fabless拥有Fab无可厚非。


但从设计公司自身成长上看,建Fab投资大、周期长,会造成设计公司资金、精力的分散,短期内影响设计公司实力提升。


第一,Foundry是开放式平台,拥有技术多元化、产品多元化、客户群体多元的优势,因此对其产能的需求属于“东方不亮西方亮”。相比之下,IDM企业产线是为了满足自身产能需求,产品单一,客户更是唯一,受市场需求变动和企业自身经营状况的影响较大。尤其是在市场需求不景气的情况下,IDM产线闲置风险高。当市场需求旺盛且企业竞争力强劲的情况下,IDM产线会满载;但进入产能过剩期,IDM产能空置的风险就陡然升高。在海外,IDM多是巨头选择的方式。而国内设计公司的体量还远没有海外巨头大,其工艺水平、风险抵御能力都还有所欠缺。


第二,国内IDM企业体量小,多为单一产品,产能需求不大。产线则讲求规模效应,很多IDM企业多年内难以收回产线投资。粗略估算建设一条12吋生产线需要20亿美元起步,后续还要扩大产能,每年还需要投入高昂的研发和运营费用。即便是英特尔这样的老牌IDM巨头,在先进工艺研发突破上也难以凭一家之力,不得不下场做起“Foundry”。


第三,国内的Fabless规模都很小,营收超过十亿美元的企业只有少数,产能需求较小,其向IDM转型仅是一时的需求。若身上真压上个Fab,则犹如小马拉大车。设计公司如果对Fab控股过多,则会造成较大拖累,进而整个国内设计业进步速度也堪忧。事实上,很多瞄准IDM模式的芯片需要的是成熟制程的低端芯片,这一领域有很多人做的是替代国产的生意,而非真正的国产替代芯片。高端领域芯片的国产替代又需要先进制程,非IDM模式能企及。




图片从国内产能布局看:产能规划应是一盘棋


芯片制造已经成为大国之间的博弈,全球的竞争,晶圆产能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未来国力的较量,需要从顶层全盘谋划。支持Fabless建Fab会造成整个国内产业的资金、人才、资源的分散,效率低下,抗风险能力差。


Fabless想要建设Fab本质上是想解决产能问题。目前国内当前需要解决的是增加晶圆代工,这种中立性、平台型、服务型的产能,来支持更多设计公司的发展,而不是只服务一家企业。在全球产能扩张大战的形势下,海外多是Foundry扩建,或者转型的Fablite扩建。国内资金、资源本就有限,设计公司林立,具有一定规模的Foundry却不多,在国际排得上名字也只有中芯国际与华虹。对于已经成功脱颖而出的较大的Fabless,IDM模式也并不是保障产能的最好的选择。对于这个多变的市场。如果想要锁定产能可以学习高通模式。
国内产业的高效有序发展,更应该依赖于产业链的协同,而非单打独斗。越是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越要注重产业的结构性建设,符合产业的发展趋势与规律,而非一时的头疼医头,脚疼医脚。
本文源自与非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点击查看原文
游客

返回顶部